收藏本站
 
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22:00
周六至周日 :9:00-22:00
 联系方式
王 军:13851891708
新闻详情
《尚舞》2012年9月刊:“茹” 此舞者
浏览数:15

图片1
茹” 此舞者

今年5月,中国军团在黑池舞蹈节上捷报频传,获得了3 个冠军、2 个亚军、6 个季军、1个第六名、1个第八名、1个第九名的空前佳绩。在这个体育舞蹈舞者的朝圣地,没有人会忘记曾经的拓荒者——2004 年,张茹与舞伴栾江,一举夺得79 届黑池舞蹈节拉丁舞职业新星组的冠军,这是中国人乃至亚洲人在黑池冠军领奖台上实现零的突破。

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。那时候,经济条件并不宽裕,出国比赛却需要一笔巨额开销。为了追寻心中的舞蹈梦,张茹和栾江拿着借来的钱,单枪匹马奔赴英国,孤独滋味涌上心头。经济和精神的双重压力激发了他们的战斗力,最终梦圆赛场。

在获得冠军之后,要强的张茹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她曾一度将自己的舞蹈“裁剪得很完美,但却丧失了特点”。后来,她意识到其实那并不是自己想的,最终回归了特立独行的自己——真实的张茹。

  “时尚不仅是享受,更是态度”

比赛场上的每一次裁判亮相就像一场华丽的时尚秀。在这个时尚秀场中,张茹始终是人们关注的焦点,大家对这位有着敏锐时尚嗅觉的裁判充满了期待。而“时尚”的标签也给张茹严肃的裁判工作增添了一分柔和的色彩。

敏感的时尚观察力得益于美感至上的舞蹈艺术,舞蹈把人重新塑造了一次,于是就有了时尚。”张茹时时享受着这舞蹈带来的福利,有一次,她和好友聊天至深夜,竟突然心血来潮地在镜子前尝试各种服饰搭配,米色外套、黑色蕾丝打底衫、黑色小短裙、漆皮高跟鞋……不同的搭法就像化学反应般产生不一样的奇妙效果。

包和鞋是张茹最钟爱的时尚单品,她家里的地板可以摆满所有的高跟鞋。在她看来,作为配饰,包和鞋的颜色非常重要,不要相信所谓的颜色法则,大胆搭配会有意想不到的点睛效果。在采访中,习惯用舞蹈来作比喻的张茹说: “服饰搭配就像舞蹈一样,不要误入固定模式,要‘活’起来。”

干练利落的短发是张茹的一大特色。每二十天,张茹都能从剪发中得到改变的惊喜。张茹说,退役前,十年的时间里,她只干了一天的事,就是起床,扎上马尾,然后去工作。终有一天,她意识到她需要做出改变,生活不能机械地重复下去。如今,张茹不再一成不变,而会随着心情、执裁工作的变化而改变发型的颜色和剪法。每次剪发前,她都会和发型师沟通自己的想法,然后就由发型师自由发挥。发型师说,和张茹的合作很愉快,因为她们总能尝试新东西。

每次接到比赛执裁通知,张茹都要精心准备上场执裁的服装和配饰。这不仅出于一位女子的爱美之心,更重要的是,这是工作的一部分。作为裁判,张茹非常苛刻,她对舞蹈没有一丝马虎,外表的装扮其实只是态度的一部分,她深知站在场上代表的不仅是自己,而是众多裁判之一,由里到外都要坚持应有的专业水准。

 “舞蹈让我重新活了一次”

没有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,张茹在退役后几年内经历了人生的低谷期。“因为太过于热爱舞蹈,我希望能做得更好,走得更远,但却没有意识到已经给对方太多难以承受的压力。”最终张茹和舞伴的关系就像烟火绽放一样,在达到辉煌的极致之后,幻灭于黑夜之中。回头想想,张茹感慨道:“那时是自己太过于急进,太不成熟。”但人生就是这样,也许重新来过,人们还是会选择那样做,因为彼情彼景造就了彼时的自己。

舞伴拆档和感情夭折的双重打击使得张茹几乎丧失了所有的信心,她的内心变得麻木,听到音乐却没有了舞蹈的冲动,整个人就好像被抽走灵魂似的。平时除了给学生上课,她尽量避免和人接触。而正是这些学生给了她度过人生低谷期的力量。从前,教学对她而言,只是工作,但在那段特殊的日子里,教学其实就是升华自己,因为学生对她的肯定、信任与期待让她知道,生活还要继续,舞蹈还要不断进步,这才不愧于学生无数双关注自己的眼睛…… 有一天,当音乐响起时,她突然感受到了内心的触动。她明白,那一刻,舞蹈让她又活过来了。是舞蹈让张茹跌到谷底,最终也是舞蹈让她重新站了起来。

活当下,做当下。”这是张茹常说的一句话。对她来说, 享受生命的每一分钟都是那么重要。她会提前将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很有条理,教课、做裁判、与友人聚会、逛街、看书……不紧不慢,不慌不乱,每一件事情的进行时她都乐在其中。在工作之余,张茹常宅在家里看书,她喜欢温暖而富有哲理的文字。每一次阅读都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,眼前的画面重新组织起来,她好像在文字上经历了一次奇妙的旅程。阅读让内心变得充实而强大,张茹说:“肢体与心灵是相通的, 当舞者的肢体发挥到淋漓尽致时,内心也需要饱满起来,而丰富的心理语言又再一次唤醒了肢体。”

 “舞自内心”

还是选手时,张茹展现出自己最真实的舞蹈;如今作为裁判,张茹希望看到更多选手是在真实地舞蹈。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小世界,懂得表现内心的舞蹈才是真实的。现在,太多孩子的舞蹈加入了各种“不应该”,他们是在做老师的行为,而不是自己的舞蹈。在教学中,张茹每教一个新动作,首先都会问学生:“这个动作你想怎么做?”舞蹈是自由发挥的过程,在学生经历自主性的思考后,张茹才去帮助学生调整动作。有时,不经意间,张茹会为学生的舞蹈而感动,因为她在他们身上看到了独具个性的魅力。

舞者,亦无者,“心无杂念地舞蹈才可有所得。”张茹说。然而,从事多年体育舞蹈事业的她看到一些年轻选手因一味追求名次,而忽略了舞蹈的初衷。他们还没比赛就开始议论自己有可能受到的不公平待遇,成绩出来后更是埋怨各种不利因素,却不知道从自己身上找原因。“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跳舞?舞蹈的什么地方触动了你?”若是以名次作为舞蹈的动力,那么就是违背舞蹈的内涵。张茹说:“舞蹈是来自内心的。舞蹈让人着迷、上瘾,那我们就去追求舞蹈本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