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
 
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22:00
周六至周日 :9:00-22:00
 联系方式
王 军:13851891708
新闻详情

王亚彬:我想把最纯粹的舞蹈展示给普通观众

浏览数:5

[摘要]避开七夕的热闹,我们在京郊安静的排练室观看了舞者王亚彬的独舞排练,体验了一场爱情的涅槃。这位白皙、清秀、轻声细语的舞者,一旦进入舞蹈,便马上展现出一种肢体的张力。

         


舞蹈家王亚彬

嘉宾:王亚彬,伊利莎白·洛克萨斯·都布莱斯

采访:陈书娣 整理:张迿

采访手记

避开七夕的热闹,我们在京郊安静的排练室观看了舞者王亚彬的独舞排练,体验了一场爱情的涅槃。这位白皙、清秀、轻声细语的舞者,一旦进入舞蹈,便马上展现出一种肢体的张力。踩着Sherly Horn慵懒的爵士曲,她把每一个动作都释放到了极致,仿佛树枝一样不断地伸展出去,把爱与痛的情绪填满了整个空间。

这是“亚彬和她的朋友们第六季”《梦·三则》中的一段独舞,由美国编舞伊丽莎白·洛克萨斯·都布莱斯所设计,这一支舞以“情书”为名,展现了不同时段的爱情状态,是喜悦、痛苦、无奈和幸福的交织。两位舞者,虽然年龄相差不小,伊丽莎白过五十了,而亚彬刚三十,从事的舞种也不同,前者跳芭蕾,后者跳古典舞,但是在十天的排练时间里,她们已然亲密无间,共同为这支舞注入了自己的感悟。

“情感分享”,是伊丽莎白编舞的宗旨。这位年过五旬、曾担任阿尔文·艾利舞蹈团17年主要演员的舞者,希望“和观众分享舞台上发生的一切,让他们在离开剧场的时候能带着美感”。在她看来,舞者并不只是在表演舞步,而是在传递情感,就像“我们拥抱,不是感知拥抱,而是感受内心的温暖”。

伊丽莎白正巧在亚彬身上看到了这种气质。

自6岁开始学习舞蹈,亚彬已经与舞蹈相伴24年了。24年前,这个天津女孩被父母送进了学校附近的舞蹈班,开始学习古典舞。这里的舞蹈老师都仿佛“电影《功夫》里的坊间高手”,一下子挖出了亚彬身上的舞蹈天赋,建议她走上专业舞蹈的道路。接下来,9岁的亚彬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,在这里度过了六年中学,四年本科。2001年,17岁的她凭借重新演绎的《扇舞丹青》拿下了第五届全国舞蹈比赛的一等奖。

然而还处在获奖巡演的兴奋劲儿中,她却在一次排练中,因为“太累了,精神很兴奋,但肌肉已经都睡着了”,重重地摔伤了脚踝。

即使面临再也无法跳舞的窘境,亚彬也没有想过要放弃舞蹈。因为9岁进入北舞时,她“就想着长大要当一名舞蹈家,像是有地心引力般,一直朝着这个目标靠近”。好在她的脚伤慢慢痊愈,短暂的彷徨后,她重新走上舞台,在那一段青春岁月里,她跳舞剧,上春晚,演电视剧,成为了大众眼中的“明星”。

而在成名之后,亚彬选择回到了一个独立的舞蹈空间里。2009年,一台名为“亚彬和她的朋友们”的原创舞蹈,在北京的小剧场上演。亚彬从观众那里收获了很大的支持,“演出结束后,很多观众会站在演员出口,询问一些有关舞蹈的具体问题”,这些都让她感到自己这条追求纯粹舞蹈艺术的路走对了。

2013年,这一系列演出来到了第五季《生长》,就像这一主题名称一样,亚彬和她的朋友们的努力仿佛勃发的枝叶,茂密地生长着。这一次,他们走上了欧洲巡演的舞台,在法国的小镇Mont Pellier,与世界各地的现代舞舞者交流,并把中国古典舞独特的含蓄、内敛带给了欧洲的观众。

而即将上演的第六季《梦·三则》,则更注重营造现实与梦幻交织的场景,也更注重与观众之间的情感互动。在欧美现代舞界普遍更看重技术的局面下,伊丽莎白更想要在舞蹈挖掘出女性柔美的一面,而她也在原本跳古典舞的亚彬身上发现了这一点。

24年如一日的舞蹈练习和演出,并没有消磨亚彬的激情,每一次上台,她都像是第一次登台演出。即使是一次排练,她也力图做到全情投入。

当然,在舞蹈之外,她还有着多样的情绪出口,或是通过文字,或是通过摄影。毕飞宇、马尔克斯、普鲁斯特的文字都是她所喜爱的,尤其是毕飞宇的《青衣》,她读过很多遍,并计划着将其改编成舞剧。她也喜欢在练舞、排戏的间隙,写艺术专栏,搞小说创作,她偏爱意识流的形式,因为这种写作方式正适合她来表达自己的情绪,“这或许就是我与其他舞者的不同之处吧,”她这样评价自己。

采访要点:

1、亚彬的肢体仿佛可以延伸到无限

2、我们的舞蹈既内敛,又充满爆发力

3、舞者要与观众分享舞台上发生的一切

4、我想要把更纯粹的舞蹈展示给普通观众

5、艺术家的理想是不断创作新的、高质量的艺术作品

6、拍戏和舞蹈有很多相通之处,只是表达方式不同

7、舞者吃青春饭是一个误区

8、相比其他舞者,我有更多情感表达的出口

王亚彬:我想把最纯粹的舞蹈展示给普通观众

王亚彬和伊丽莎白

亚彬的肢体仿佛可以延伸到无限

腾讯文化:即将上演的《梦·三则》是怎样的作品?

王亚彬:我们这次的主题是“梦”,三段分别为独舞、双人舞和集体舞。

现在整个世界舞蹈的趋势更多强调动作性,更注重发现新的运动方式,但这是一些概念性、实验性的尝试,而非为了表现人内心的情绪。

而伊丽莎白为我设计的独舞,既有技术性的东西,又饱含情感。我们两人有很多共同点,从排练到相处都特别愉快。伊丽莎白也曾是非常出色的芭蕾舞者,去年还回到阿尔文·艾利的舞台上表演,《纽约时报》特别给她制作了整版的纪录片。她知道如何去把一个舞者最美的动作,或者最好的情绪表现出来。

我的独舞表现的是“爱情”,主题叫《情书》,讲述了爱情的获得、失去、再获得的过程,情感上是递进的。开始和中间这两个部分会有串联,好像就是渐入梦境和走出梦境的过程,让人分不清刚才发生的是梦境还是现实,从而表达了爱的美好。

腾讯文化:伊丽莎白是跳芭蕾的,而亚彬曾经是跳古典舞的,这一次的编舞却是现代舞,这之中有着怎样的融合?

伊丽莎白:我们这次想要创造出与众不同的舞蹈,我希望舞者是在讲故事,而不只是跳出舞步,这样舞者和观众之间能够更好地交流。而且我想设计出能够打动我的、只属于亚彬的舞蹈。因此我把歌词翻译成了手语,根据手语来设计动作。

我在舞步中融合了芭蕾和现代舞。很多舞者需要快速移动,因为他们无法做到非常缓慢地延展,但是亚彬有这种能力,她的肢体仿佛可以延展到无限。

王亚彬:排练的十天里,我们共同解决了很多问题,而很多细节的东西还需要我自己来处理。毕竟最后是我站在舞台上去跳,所以我想让它变成自己的舞,让它更本土化。当然,我说的“本土化”,和完全产生于本土的舞蹈又是不一样的,毕竟有很多很新的东西、新的概念融在里面。两个人在一起的创作就是一个融合的过程,让这个作品变得自然,对于故事的讲述和情感的表达,处理得更像梦境。

伊丽莎白也希望舞者本身和音乐像结婚一样在一起,和观众能结合在一起,而不是说观众看着没感觉,舞者跳的时候也没感觉。

我们的舞蹈既内敛,又充满爆发力

腾讯文化:你们选了《蝴蝶》这首歌,是否有一种破茧重生的意味?

王亚彬:这次是前所未有的尝试,因为伊丽莎白选了爵士乐,Shirley Horn的《蝴蝶》,充满了情感。爵士乐是放松、流行的,但作为舞台上表达的音乐,效果也非常好。伊丽莎白把歌词翻译成哑语,再编创到动作里,使得动作和音乐连接得非常紧,但它又不是解释得那么透。我每一遍跳的时候,都会把自己的情绪带进去。因此每一次跳完,就会觉得特别累。

以前跳中国古典舞,情绪是比较内敛的,而这次的情感表达也会有爆发力,是一种兼收并蓄的感觉。

舞者要与观众分享舞台上发生的一切

腾讯文化:伊丽莎白是如何为亚彬构思这出舞的?

伊丽莎白:我们生活在技术时代,舞步也更强调技术,却忽视了展示女性的柔美。而亚彬是非常女性化的形象,我希望充分展示她的这一面。她也是一位非常善于分享的舞者,而舞蹈就是要分享,你不可能不动感情地跳舞。我希望能和观众分享舞台上发生的一切,让他们感受到舞者在跳什么,在离开剧场的时候能带着美感。我们每个人的经历都不同,但我希望大家能够因此产生共鸣。我们拥抱,不是感知拥抱,而是感受内心的温暖。

王亚彬:我想把最纯粹的舞蹈展示给普通观众

“亚彬和她的朋友们第五季”《生长》获得了空前的成功

我想要把更纯粹的舞蹈展示给普通观众

腾讯文化:这次的演出是“亚彬和她的朋友们”第六年了,那么这个系列演出的创意从何而来?

王亚彬:2009年的时候,我想要把纯粹的舞蹈更多地展示给普通观众,就联合了几个一线舞者,想要做出比较好的舞蹈作品。舞蹈有很多种不同的表达方式,但是我觉得纯粹的舞蹈最能震撼人心,那一定是专业水平非常高、概念非常新的。

以前我去不同的晚会演出,是一种工作,教学生和编舞,也是一种工作,但好像总是有一点摇摆的感觉。可是自从2009年开始做“亚彬和她的朋友们”,我就特别坚定,一定要在这个行业当中不断的去创作一些新的作品,然后我们不断的去引领可能同行业的人一起往前走。

腾讯文化:五年的时间里,这一系列演出都有哪些收获?

王亚彬:“亚彬和她的朋友们第一季”是在小剧场上演的,反响很不错。演出结束后,很多观众会站在演员出口,为我们鼓掌,问一些有关舞蹈的具体问题。从那时开始,我们就得到了一个信息,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纯粹的舞蹈艺术作品的。所以我们每年以不同的主题命名,表演原创作品,或者委托创作,邀请一个编导,为我们编舞。

我们去年第五季做的作品叫《生长》,今年也是特别荣幸地纳入中法文化建交50周年的50部重点推荐项目,而且是唯一一个个人工作室制作的项目。同时是中国的唯一一部剧,在50部重点推荐里。我们还在欧洲进行了巡演,得到了很多主流媒体的报道,观众也很喜欢。

今年的《梦三则》也是参加了“中国梦·北京故事”北京市的优秀小剧场剧目的展演,这些无论是从官方,还是从民间,都是对我们艺术创作的肯定。

艺术家的理想是不断创作新的、高质量的艺术作品</